《睡美人》:被一位“叛逃”芭蕾舞演员成就的传世名作

在那片北极圈内的白夜之地,一方是痛苦的挣扎,另一方是前苏联文化部的幸灾乐祸;一方面是坚守、忍耐的逃离之路,另一方面是对舞蹈艺术满腔热爱,重登舞台表演芭蕾的诱惑……这是好莱坞电影《白夜逃亡》(White Night,1986年)的故事情节,而实际上这取材于真实的故事。

一九六一年六月十六日,一位体格健壮的男人突然甩开“保护”他的苏联警务人员,从巴黎布尔歇机场的酒吧间跑出来,向着警察高喊“保护我”。第二天,全世界的报纸都在头版报导了这一事件。当时正是冷战的高潮,列宁格勒(现为圣彼得堡)基洛夫芭蕾舞团(现马林斯基芭蕾舞团)的这位主要演员“叛逃”到了西方——

六天后,他在巴黎德居埃瓦侯爵国际芭蕾舞团演出的《睡美人》中扮演王子弗洛里蒙,全场座无虚席。《》评论家舍恩伯格写道:

他就是被誉为“天生舞者”、第一个叛逃前苏联的著名芭蕾舞演员鲁道夫·努里耶夫(Rudolf Nureyev)。传言曾赫鲁晓夫曾亲自签署暗杀令,而此时的努里耶夫已经在欧美成为家喻户晓的大明星。60~70年代他被认为是世界最佳男舞蹈家之一。而60年代起开始从事编导,恢复重排俄罗斯名剧目《睡美人》、《天鹅湖》、《胡桃夹子》等。他演技高超,表演出色,擅长古典芭蕾和现代芭蕾。

其实这并非个例,前苏联时期,很多外逃的芭蕾舞演员后来纷纷成为国际主流社会的巨星,一方面是个人的无奈之举,另一方面也证实了俄罗斯芭蕾的实力。勃列日涅夫时期的一个年轻的俄国人在接受英国记者约翰·摩根的采访时所说的话,典型地反映了个人不得不服从的无奈境遇。他说:如果当局“因为讨厌你,而把你解雇了,你在适合自己专长的行业中——比方说艺术界就别想找到别的工作。”迫于生存的压力,人们(至少是大多数人)便不得不服从那种既定的社会经济秩序。

努里耶夫,这位20世纪最伟大的芭蕾舞者之一的个人选择,也就此为嗣后所有西方版《睡美人》打上了新的印记,其影响不绝于缕。

努里耶夫留在巴黎后加入了英国皇家芭蕾舞团,与著名英国女演员玛戈·芳婷合作,同时为各大欧洲著名舞团的客座演员。

他为英国皇家芭蕾舞团带来了高度个性化的《睡美人》变体,后来,又于1969年在斯卡拉歌剧院推出了自己的制作,最后还为加拿大国家芭蕾舞团制作了一种新的版本。《芭蕾圣经》的作者乔治·巴兰钦这样感叹:“这甚至是我平生所见的最宏伟演出。”佩季帕编舞版《睡美人》影响力的扩大,与他的努力脱不开关系。

“它简直就是芭蕾界的《帕西法尔》(Parsifal,瓦格纳三幕歌剧),对整个芭蕾界都至关重要。它是一部富丽无比的长剧,但是分毫都不能剪除。既然我是被洛基夫版《睡美人》培养成人的,我的制作当然深受那一版的启发和影响。”

1973年努列耶夫版在纽约首演之后,安德鲁·波特在《纽约客》上回顾了舞剧《睡美人》的历史:

“在芭蕾发展史上,我们习以为常的那种顺序是前后颠倒的:首先出现的是浪漫主义作品,其后才是古典主义作品。然而1890年首演与圣彼得堡的佩季帕—柴科夫斯基原版《睡美人》,是古典主义芭蕾的最壮丽、最丰满、最优秀的成果,它恪守‘定版性叙述’的创作原则,并为后世的舞蹈编导们提供了永不枯竭的灵感源泉。”

经典并非诞生时就被视为经典。这一点从无数艺术家,从柴科夫斯基的遭遇中就能看出。如今的俄罗斯在世界上被视为芭蕾艺术的标杆,佩季帕—柴科夫斯基原版《睡美人》被视为经典。然而历史无法假设,没有柴科夫斯基的俄国芭蕾如今是怎样的;会不会有第二个努列耶夫,让一部杰作不至于“泯然众人矣”。

《睡美人》是柴科夫斯基将戏剧性标题交响乐的写作手法运用到舞剧音乐创作中去的卓越成果,被誉为“芭蕾音乐宝库中的珍品”。

1890年,芭蕾舞剧《睡美人》横空出世,被认为世界芭蕾舞坛发展的新纪元。这是柴科夫斯基和彼季帕两位大师合作完成古典芭蕾三部曲中的首部作品。(是的没错!在世界芭蕾舞坛历史上,《睡美人》是早于《天鹅湖》成名的!)

从此,《睡美人》不再仅仅代表了一个世人皆知的童话故事,更代表着“古典芭蕾的百科全书”、“19世纪的芭蕾之光”。有人说,不是王子“救”了睡美人,而是柴科夫斯基和彼季帕“救”了睡美人,让睡美人苏醒。

《睡美人》中有结构巧妙的群众场面,华丽多彩的代表性舞蹈风格。在华美的音响和布景方面充分发挥了想象和技巧,创作出一个梦幻性的舞剧。

这部作品创作的曲目新颖,内容丰富多彩,让观众眼花缭乱,应接不暇,赞叹不已。各种细节变化层出不穷,扣人心弦,又不可捉摸,紧紧抓住观众的心理,美妙的音乐牵引着故事向前发展,把人们的心引向终点,让人回味无穷。柴科夫斯基让它散发出一种新型的舞剧音乐元素,使舞剧有了进一步的提高和标准,并且创造了一种新的舞剧类型。

柴科夫斯基曾在写给好友梅克夫人的信中说道:“……我似乎认为这部芭蕾音乐是我最佳的创作了。主题是如此富有诗意,如此富有乐感,我以极大的热诚写它,一部有价值的乐曲就需依赖这种热诚。”

基于作曲家这种热诚与自信,《睡美人》的音乐的确流芳百世,选自本剧的《睡美人圆舞曲》也已成为最著名的圆舞曲之一。

今年,是柴科夫斯基诞辰180周年。哈尔滨大剧院将在今年年末再度携手俄罗斯克里姆林宫芭蕾舞剧院为冰城观众带来柴科夫斯基“芭蕾舞剧三部曲”——《天鹅湖》、《胡桃夹子》、《睡美人》。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