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锦赛上的“海外兵团”

欧锦赛英法之战让人昏昏欲睡,远对不起双方球员7亿多欧元的市值,如果你实在无聊,建议数一数场上场下的“归化”分子——英格兰前锋维尔贝克是加纳人,法国前锋本泽马来自阿尔及利亚,替补上场的阿尔法原籍摩洛哥……“国际友人”一箩筐,这恰恰是欧锦赛的一大特色。

“归化”指某个人在自己国籍以外自愿、主动取得其他国家国籍的行为。这种行为使得许多球员持有双国籍,并可根据实际考虑最终决定代表哪个国家参加国际大赛。它是法律,也是一种游戏规则,它令全世界范围内的优秀球员有了重新配搭的可能,打造出一支支质量超过“纯血统”的战队,亦令欧锦赛等衍生出新的看点。

本届欧锦赛上的“归化”分子不胜枚举:娱乐元素无极限的意大利“巴神”本是加纳人,葡萄牙后卫佩佩原为巴西人,德国人伯尼施正代表波兰队享受东道主待遇。德国队更夸张,集结了波兰人波多尔斯基、土耳其人厄齐尔、突尼斯人赫迪拉、西班牙人戈麦斯、加纳人博阿滕等一大批“国际友人”。

有趣的是,不久前法国球迷正呼吁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办一件“反归化”的事,这源于来自阿尔及利亚的法国足球大师齐达内准备让自己的儿子恩佐在未来代表西班牙队参加国际大赛。恩佐目前在皇马青训营人气日益飙升,在西班牙与法国之间更倾向于前者,而齐达内又很尊重儿子的选择,所以法国球迷对这事只能商量着来。

从齐达内、卡莫拉内西、德科、维埃拉等昔日王牌球员的成功之路不难看出,“归化”是有着厚重历史积淀的积极产物。它能让一名无缘跻身国际大赛的球员成就理想,能让一支平庸的队伍实力迅速大增,能让球员合理地增加一个生存环境。

日本足球在过去10余年迅速崛起,将三都主等外籍球员“归化”在其中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但“归化”的价值远不止于足球项目。2011年男篮亚锦赛,西亚球队纷纷崛起势压东亚诸强,倚仗的就是“归化”这一速成技法。上赛季,马布里在CBA大放异彩后更有人提出欲将其“归化”至中国男篮的设想,但诸多客观现实限制了这一提法的可能。

当然,“归化”一事,也是颇多争议。之于足球,甚至体育范畴,最具争议者不外乎“‘归化’速成”与“立足培养”的利弊得失。

姚明曾评价“归化”行为:“在规则允许的情况下,我认为这是合情合理的。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度,我认为不能让一些事情喧宾夺主。”姚明的言外之意道出了当今世界体坛存在的一些无序“归化”现象,部分国家在部分项目中为了短期效应将心思专注于无度的引入而非可持续发展的培养,这种现象也影响了一些项目的秩序平衡。

足球作为无国界的语言,球员“归化”蔚然成风实际也是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延伸,如果能够掌握好度,那不仅仅是合情合理,也合乎球迷看到精彩比赛的欲求。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