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再现贝里尼歌剧《梦游女》 中国花甲女高音挑战未婚少女 北晚新视觉

一个十九世纪初瑞士山村的《梦游女》再次容颜焕新,又一部贝里尼歌剧在北京绽放经典魅力。2018年8月28日至9月2日,国家大剧院新版AB两组演员,带给我们非同一般的艺术观感。重点是两组女一号,在年龄、体貌、嗓音等方面的差异,可能开创这个舞台上一个新的纪录。中国女高音歌唱家迪里拜尔花甲之年挑战未婚少女,算不算最高龄阿米娜?意大利女高音歌唱家罗莎·费奥拉风华绝代化身简素村姑,算不算最完美阿米娜?

幕启,相比常见的长方形画面,圆拱型门脸别具一格。在视觉语言上,导演吉尔伯特·德弗洛及其团队返璞归真,采用“田园”风格“木质”结构。这与故事发生的年代与环境有关,同时与美声歌剧三杰之一的贝里尼音乐中典范式的“拱形旋律”浑然一体。一幕的客栈外景、内室,二幕的山谷驿道、磨坊,无不为写实仿真的手法。金乌坠玉兔升光影变幻,夜空月色也随着剧情与心情,时而皎洁澄澈、时而昏暗朦胧。

开场,村民们忙着搬桌子、抬凳子准备新人订婚典礼,天幕上一派阿尔卑斯山麓景色,带我们走进阿米娜的家乡,一个远离都市的山村。“我完全可以把故事设定在现代,但这样做不对。因为现代人都知道什么是梦游症,但是那时的人并不知道。(导演语)”所以,歌剧《梦游女》的男女才可能有这样的经历,从让恋人戴上婚戒的欢悦,到被爱人摘下婚戒的哀伤。所以,这个故事大悲大喜可叹可信,现代人也被触及心灵共鸣。在“梦游”中,因爱生怨、因爱生妒、因爱生疑而引发一连串的误会、痛苦、绝望,差一点要出人命。全剧情节起伏跌宕却并无繁复深奥,可谓雅俗共赏老少皆宜,普通观众谁都能看明白听进去。因为,那点事,贝里尼全用美妙动人的音乐,讲清楚了。

贝里尼作品素以富含浪漫主义特色著称,更以清丽婉畅的旋律引领风骚。世界著名指挥家丹尼尔·欧伦,无愧意大利歌剧演绎权威。他与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合唱团的再度合作高度默契,全剧音乐如行云流水绵延起伏。歌队的“角色化”表演可圈可点;青年歌唱家张文巍和李欣桐、刘恋、杨燕婷和王猛等分饰的鲁道夫和莉萨、泰蕾莎和阿莱西奥,栩栩如生值得嘉许。

全剧中女主演唱部分难度极高、分量尤重。迪里拜尔行吗?现场演出证明,行。相比早先的古兰丹姆(《冰山上的来客》2014年)、阿迪娜(《爱的甘醇》2010年)、杨彩虹(《山村女教师》2009年)等,阿米娜更能发挥迪里拜尔在艺术修养、舞台经验等方面的绝对优势。有自信、有造诣的演员自会扬长避短,有效规避淡化其身高、年龄的弱势。她的歌喉奇迹般焕发出特有的光彩,弱声控制驾轻就熟,高音保持着应有的光彩度与稳定感。迪里拜尔的花腔技巧依旧灵活自如,令人感佩信服,她演出了一个瑞士村姑的纯朴天真楚楚动人。

男一号青年农场主埃尔维诺,由目前世界歌剧舞台实力唱将安东尼奥·希拉古萨和安东·罗西茨基轮番领衔平分秋色。前者身材高挑姿态帅气,歌喉具备罗西尼式男高音特有的通透明亮、灵巧轻盈。他表演倾情投入,咏叹调完成质量都不错。但在贝里尼典型的半音阶(小二度)下行过程中,偶尔会显得不够流丽顺畅、不够精准自信,同女高声部重叠犬牙交错。后者则让相当比例的观众青睐有加,安东的嗓音在亮度与硬度上虽不比安东尼奥,但歌声自带柔润圆融的天然美感,十分悦耳入心。他的半音阶下行顺达流利不露痕迹,保持着平稳的呼吸与顺滑的声线,听上去更放心。“啊,为什么我就不能憎恨你?”男高音歌唱家充分展现高超技巧的黄金唱段,安东的表现更胜一筹,他高音华彩漂亮,既松弛集中又富于弹性张力,听上去相当过瘾。

毫无疑问,两组阵容最出挑、最惊艳的当属意大利女高音歌唱家罗莎·费奥拉。无论身姿容颜,还是歌唱作戏,她塑造的阿米娜,绝对堪称一个完美形象,她就是那朵让男人、女人(除了情敌)都心生爱恋的“瑞士之花”,绚丽多彩令人神往。所有咏叹调、宣叙调和重唱,罗莎的演绎都无法挑剔无可指摘,大段抒情舒展飘逸。“梦游女”的呓语、呢喃,她的极弱声控制毫无瑕疵。罗莎不似纯色花腔女高音,最后一段在爱情失而复得时演唱的“我心中充满喜悦”,表现无限欢欣的花腔技巧,精准度与灵活度略感些许欠缺。但这基本不为常人觉察的毫厘瑕疵,丝毫不会带来遗憾。因为罗莎的中低声区,要比一般花腔女高音在宽度、厚度上别具优势,磨坊“梦游”中最长一段咏叹调“我怎能相信鲜花会过早的凋零?”阿米娜的悲切哀恸与凄楚忧伤,更为丝丝入扣感人肺腑。歌声中蕴涵戏剧性的深度饱和与宽度开展,绝对超越大多数花腔女高音。

“男低音、男中音、男高音到底有啥区别?”“唱歌剧到底得会几国语言?”“俗话说饱吹饿唱,想问问各位老师,真的是这样吗?”直播平台上,网友们的问题五花八门,有的很专业,有的则让国家大剧院歌剧演员队的几位歌唱家忍俊不禁。他们头戴假发,身穿洋装,都

还记得不久前刷屏的援外物资上贴的标语吗?“青山一道,风雨同担”写给日本,“尼莲正东流,西树几千秋”赠予印度,无不诗情画意,底蕴深厚。 在运往意大利的物资上,马云贴了一张乐谱。 ​不得不说,马云真的是很爱古典音乐的。去年年底,他玩票指挥交响乐

受“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影响,歌剧作为舶来品传入我国已近百年。11月22日,由沈阳音乐学院副院长赵德山主编的新书《中国歌剧百年——精选唱段集萃》正式发布。 “一部歌剧的排演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和经费,有限的演出场次惠及的也只是极小部分人群。”中国

周末的颐堤港人流熙攘。昨天11时,偌大的购物中心里开始隐约有乐声传来。走到商场二层最北端向下望去,一层“冬季花园”的空地上搭起了舞台,一群扮成小丑模样的可爱孩子们正在忘情地歌唱。舞台一侧,53位小乐手由中国电影乐团指挥家张冰冰执棒进行现场演

黑暗中,一阵刺目的灯光随着矿工的脚步摇摇晃晃地逼近,带来了“淘金时代”的远去回忆:蛮荒的山野、酒馆里纷乱的台球桌、醉汉间的打斗、间紧张激烈的追捕……美国西部电影中常见的画面,这一次出现在了歌剧的舞台上。昨晚,国家大剧院制作的普契尼歌剧《

昨天,随着国家大剧院制作出品的中国首部4K全景声歌剧电影《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大剧院歌剧院中上映,由国家大剧院主办、百老汇影城协办的“2019国家大剧院国际歌剧电影展”正式开幕。 国家大剧院国际歌剧电影展于2016年创办,前三届共有8家文化

今年是“轻歌剧之父”奥芬巴赫诞辰200周年。奥芬巴赫一生创作了大量短小精悍的轻歌剧作品,但在人生的最后时刻,他写下了自己唯一一部正歌剧《霍夫曼的故事》。昨晚,国家大剧院制作的奥芬巴赫歌剧《霍夫曼的故事》迎来了时隔六年的第二轮演出。 作为著名

由中国歌剧舞剧院和呼和浩特演艺集团打造的民族歌剧《青山烽火》昨晚登陆天桥艺术中心,缅怀抗战先烈,弘扬抗战精神,向建国70周年献礼。本次演出是由北京市西城区文化和旅游局、北京天桥演艺联盟共同主办的“2019天桥文化品牌塑造与艺术惠民系列活动”

由中国国家大剧院发起主办的“2019世界剧院北京论坛”昨天(6月23日)正式闭幕。来自全球20多个国家、近90家艺术机构的200余名管理者和艺术家在三天的时间里共同探讨了当今剧院行业面临的挑战和发展趋势。论坛期间,包括意大利米兰斯卡拉歌剧院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