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岁奶奶登上英版《Vogue》封面谈论同性恋身份带来的爱与泪

6月是英国的“同性恋骄傲月”,英国版《Vogue》杂志特此采访了17名“LGBTQ+先驱”分享关于时尚、自我发现的故事,包括第一对在英国结婚的同性恋情侣;出演HBO奇幻影集《权力的游戏》、年仅19岁的英国演员贝拉·拉姆齐(Isabella Ramsey)等。82岁高龄的英国演员米瑞安·玛格莱斯(Miriam Margolyes)成为了7月刊的封面明星。接受杂志采访时,她谈到了自己的经历,包括如何成为一名演员,如何看待自己的同性恋身份。她风趣、幽默、思想自由,“我绝对不会为了世界改变自己”,玛格莱斯说道。

在7月刊英国版《Vogue》封面上,米瑞安·玛格莱斯笑得十分俏皮。她为杂志拍摄了一组展现青春活力的照片,其中还包括一张裸照。从20多岁开始,玛格莱斯就进入娱乐圈开始演戏。她曾因美国电影《纯真年代》(The Age of Innocence)中的表演获得英国电影学院奖,还在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中扮演斯普劳特教授(Pomona Sprout)。她的角色多变——演员、作家、脱口秀主持人,但在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她被许多同行和观众视为特殊人物——一个骄傲的犹太裔同性恋者。

玛格莱斯出生在一个犹太家庭,父亲十分传统。在剑桥大学纽纳姆学院学习英语时,她发现了对表演的热爱,于是加入各种戏剧团体开始演出。1966年,玛格莱斯确认自己是一名女同性恋者并向父母公开自己的性取向。虽然没有具体的法律将同性恋定为犯罪,但当时的英国社会仍将此视为禁忌。“我从来没有因自己是同性恋而感到羞耻,但我父母知道此事后的反应却深深刺伤了我。”玛格莱斯的父母逼着她在律法书上发誓,以后不会喜欢上任何一个女性。大学毕业后,玛格莱斯一开始在电视剧和电影里出演一些小角色,后因出色的演技成为BBC广播剧一名正式演员,也就在这时,她遇到了终身伴侣——希瑟(Heather),两人在一起生活了54年。

玛格莱斯喜欢看到“年轻人打破束缚,尽情享受生活”,但她从来没有参加过为女同性恋争取权利的。事实上,她认为这样的有些无聊,“她们把这一切搞得有些沉重”。不过,玛格莱斯一直为自己的身份感到自豪,“我认为同性恋者非常幸运。与其他群体的不同让我们在表演上更具有优势。我们是优秀的艺术家、音乐家。我喜欢我的身份,不会因为任何原因而改变。”当《Vogue》杂志记者问玛格莱斯是否担心英国在保障LGBTQ+权利方面出现倒退,她表示在现在的英国,有很多事情因为政府的不作为彻底变了模样,比如政府对英国的缺乏同情心,这让玛格莱斯感到愤怒,“英格兰的道德滑向了罪恶的深渊”。

现在的玛格莱斯已经82岁了,她希望能出演更多的角色,为有声播客软件Audible录制更多狄更斯的小说。玛格莱斯马上要接受心脏塔桥手术,但她并不害怕死亡。“意识到时间越来越少,我更愿意尝试一些新鲜事物。我非常清楚,隧道尽头没有光。”

除了玛格莱斯,另外登上7月《Vogue》杂志封面的两名明星分别是美国歌手加奈儿·梦奈(Janelle Monáe)和英国日裔歌手泽山璃奈(Rina Sawayama)。

加奈儿·梦奈签约于自己的唱片厂牌Wondaland Arts Society和亚特兰大唱片,以概念唱片《Metropolis: Suite I(The Chase)》正式出道。2010年,她的第一张完整录音室专辑《The ArchAndroid》一经发售就广受好评,在公告牌Billboard 200排名第17。2013年和2018年,她又发行了两张专辑,一共获得了六个格莱美奖提名。2018年,梦奈公开自己泛性恋的身份。所谓泛性恋,通常是指一个人能够对多种性别的人感到浪漫情感或性吸引,泛性恋非常少见,在性少数社群中容易被忽视。去年她又公开表明自我认同为非二元性别者,并提到她一直处于多角恋关系中。“我的生活与我的性别认同有关。我无法找到准确的语言来形容它,我的精神在尖叫‘你是自由的’。我越是思考我的性别认同,我就越能发现我可以成为一个怎么样的人。我可以尽情释放我的才华,发挥我的思想完成很多事情。”

与梦奈一样,泽山璃奈也公开自己是一名泛性恋者。她在2018年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我时常创作关于女生的歌曲。我在作品中好像从未提起过男性,这就是为什么我想聊聊关于性取向的事。”泽山璃奈5岁从日本搬到伦敦居住,小时候最大的梦想是成为像布兰妮一样的流行歌星。周围的人对她说:“如果你是白人,你当然可以;但你是亚洲人。”2013年,泽山璃奈凭借单曲《Sleeping in Waking》出道。2017年,她发售单曲《网络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泽山璃奈表示“数字世界为团结、庇护、逃跑的声音提供了重要的支持网络,而这就是这首歌曲的主题:悲观、乐观、焦虑与自由”。因为这首单曲,泽山璃奈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她的亚洲面孔也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社交媒体上。泽山将这种转变描述为“解放”。“但我仍然有很多想做的事情,想要尝试不同类型、不同风格的音乐,”泽山向《Vogue》杂志记者说道,“看到《鱿鱼游戏》火爆全球,BlackPink登上科切拉舞台,这在以前是绝对不会发生的。现在越来越多的亚洲人被世界关注,这真是太好了。”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