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劳动力短缺折射老龄化困境

(文/王自强)德国目前正遭遇史上最严重的专业技术人员短缺,这背后更深层的原因是该国正在经历的人口老龄化。2022年,德国人口中位年龄仅次于日本,居世界第二。面对日趋严峻的老龄化形势,德国政府吸引移民、鼓励生育,并考虑延迟退休,希望纾解难题。然而,未来仍充满考验与挑战。

据德国联邦统计局6月报告,联邦德国65岁及以上人口在1950年占比为10%,如今已达22%。与此同时,15岁及以下人口占比从23%降至14%。从世界范围内看,德国人口中位年龄为44.8岁,仅次于日本的48.7岁。

人口年龄结构发生变化,原因之一是预期寿命延长。1950年前后,联邦德国男性的平均预期寿命为64.6岁,2022年为78.5岁。女性平均预期寿命则从68.5岁上升至83.4岁。

近几十年来出生率急剧下降,也促使德国社会迈向老龄化。二战结束后,德国人口出生率一度较高,1964年新生儿数量曾达到136万的峰值,随后大幅下滑。自1972年起,德国人口出生率一直低于死亡率,且近年来差距拉大,2022年差距达到32.7万人的极值。

据德国联邦统计局初步统计,2022年德国新生儿数量约73.9万,比2019年至2021年的平均水平低5.6%。2023年第一季度出生率连续走低,新生儿数量约为16.2万,同比下降4.8%。据以往经验,德国全年新生儿增长趋势往往与一季度类似,因此,当前数据也降低了人们对出生率回暖的预期。

值得关注的是,尽管存在“生育赤字”问题,但德国人口总数却基本稳定。联邦统计局分析指出,这主要得益于长期以来的移民净流入。自1950年以来,联邦德国人口迁入量少于迁出量的年份寥寥无几。由于移民平均年龄较小,该过程还对德国老龄化起到了延缓作用。

据德国《南德意志报》报道,截至2022年底,德国居民数量为8440万人,相较前年底增加110万,达到历史最高值。当局称,这主要是因为大量移民迁入,尤其是来自乌克兰的难民。相较于2021年,外国人占德国总人口的比重从13.1%上升到14.6%,外籍人口增加了140万,而德国籍人口则减少了30.9万。

老龄化加剧给德国经济发展带来了一系列问题与挑战。作为世界上最早建立社会福利体系的国家之一,虽然德国的养老金体系有着丰富的运行经验,但老龄人口总数不断增加依然给国家财政带来巨大的负担。

为应对老龄化给社会经济带来的挑战,德国自2012年起实行渐进式延迟退休政策,将法定退休年龄逐步推迟至67岁。根据该政策,2012年至2023年,退休年龄每年延长一个月,2024年至2029年每年延长两个月。

除延迟退休以外,德国很早就开始施行鼓励生育的政策。在2004年施罗德执政期间,德国就颁布《托幼机构拓展法案》,计划至2010年在全德国范围内增加23万个幼儿托管名额。该举措收效很快,2007年,德国旧联邦州3岁以下幼儿的托管率还只有10%,至2023年,该比重已超过35%。

针对低收入家庭,德国联邦政府推出“儿童补贴”并一再上调,目前已升至每月250欧元,领取该项补贴的家庭还可申请免除日托费用。此外,德国政府还推出与收入挂钩的“父母津贴”。子女出生后,因在家照看幼儿而暂时无法工作的父母每月可获得其净收入65%的津贴,最高不超过1800欧元。这项津贴最多可发放14个月,这其实也是变相鼓励父亲全职在家育儿。

除多种补助之外,德国政府致力于让重返职场的母亲获得全职工作,从法律层面提供更多平权保障,减少对女性的职场歧视。法律规定,企业必须为休育儿假的员工保留职位,为其重返岗位创造条件。政府还鼓励企业提供弹性工作时间,尝试居家办公,让育儿职工得以兼顾职业和家庭。

尽管德国人口数量似乎能维持平稳,近年来鼓励生育的措施也取得一定成效,但许多问题尚未充分暴露,未来仍面临严峻考验。

首先,德国的养老负担预计将继续加重。据德国联邦统计局预测,到本世纪30年代中期,德国退休年龄人口将增加约400万,达到至少2000万,几乎是目前人口的四分之一。

与此同时,德国未来的劳动人口数量也将下降。目前德国20岁至66岁的劳动人口约5140万,根据预测,即使有大批移民迁入,到2035年前后也将略微减少160万,如果移民数量不足,劳动人口可能减少480万。

德国在1962年推行当前的法定养老保险时,平均有六名在职者为一名退休人员缴纳养老金,此后该比例迅速下降,到2019年时,平均仅有两人“供养”一名退休人员。据德国经济研究所预测,到2030年,每名退休人员平均只能对应1.5名劳动者,到2050年还将下降至1.3名。与此同时,德国人均预期寿命可能继续增长。联邦统计局预测,到2070年,德国女性的平均预期寿命可能在86.1岁到90.1岁之间,男性在82.6岁到86.4岁之间。

其次,通过吸引移民填补“生育赤字”前景难料。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称,德国很大一部分技术移民来自保加利亚、波兰和罗马尼亚等东欧国家,没有他们,德国医疗和护理系统将难以运作。然而,这些国家本身也在努力应对人口迅速老龄化的问题,保加利亚和克罗地亚等国人口甚至在大幅下降。

此外,《法兰克福汇报》分析认为,护理和育儿部门人力短缺,可能会对家庭政策构成严重阻碍:如果托儿所等育儿机构因为没有足够教育工作者而被迫提前关闭,人们就不得不权衡工作与育儿的矛盾,从而反馈到家庭政策上,最终造成恶性循环。

近期,德国部分专家建议应当将法定退休年龄延长至68岁甚至70岁,但遭到多方批评与。另一方面,德国政府也在加紧吸引移民。6月初,德国同巴西签署公平移民意向声明;6月底,德国联邦议院又通过了一项新的移民法改革草案。然而,这些举措究竟效果如何,还有待时间检验。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