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当上总统后杀了全国近6万人连自己的支持者都不放过

真正做到了以杀执政,尽管他稳固了赤道几内亚的独立,但杀人万千的作为仍使得人们对他的评价一边倒的偏向“

1924年,赤道几内亚作为非洲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国,人口仅有六位数,处于西班牙的殖民统治之下,马西埃就在这里出生。马西埃十分幸运地降生在一个还算富裕的家庭,使得他能够读完小学和初中,并在咖啡种植园中工作。

在他20岁时进入西班牙殖民政府工作,但这段工作经历没有能够成为他政治生涯的开端。3年后他从政府离职,开始经营起咖啡种植园。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在4年后会回到政府工作,或许是他体内不安的血液在躁动,又或许只是巧合,总之,他在27岁时担任了初级官员,正式走上了他的政治征途。

读完中学的他实际上并没有得到多少学识,以至于3次都在公中失败,但他对西班牙政府表现的赤胆忠心使得他受到上层的青睐,被提拔为蒙哥莫市的市长,并且成为了殖民地议会的议员。

马西埃在1963年亲赴西班牙祝贺西班牙国家元首佛朗哥执政25周年,进一步取得了高层的信任。在非洲国家独立的浪潮中,赤道几内亚也在几位领袖的领导下取得了独立,西班牙政府为了保护自己在赤道几内亚和非洲的利益,帮助表面上忠心耿耿的马西埃打败了独立运动的领导人博尼法乔·翁多·埃杜赢得了大选。

但刚就任总统,马西埃就撕下了面具,实行“非洲社会主义”,帮助非洲各国的独立运动。

他发表讲话称“亚非各国应当紧密团结起来,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强国的渗透,以使各国人民能够平等地生活,并使每个国家取得平等的权利,并在没有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强国干涉的情况下自由选择自己的政府。”

取得赤道几内亚的政权后,马西埃开始了一系列集中权利和暴力清洗异己的措施。他第一时间以策划阴谋的罪名杀害了政敌翁多·埃杜及他的追随者,而后以反对殖民为由,大肆鼓动青年对留在赤道几内亚的西班牙人进行迫害。

国家瞬间陷入了混乱,时任外交部长的官员建议马西埃及时制止骚乱,换来的却是在官邸的一顿暴揍,不久后就被杀害。而像他这样提出反对意见的官员越来越多,马西埃则毫不留情,统统杀之后快,在后来他甚至开始折磨反对他的人,做出了将人置于水桶中浸泡数周致死的暴行。

为了方便马西埃实行家族统治来控制权力,他将政府里12个部长杀掉10个,换上自己的亲戚,这其中就有他的侄子特奥多罗·奥比昂·恩圭马·姆巴索戈,他被安排为军队司令、监狱长,掌管秘密警察,协助马西埃用暴力统治国家。在后来,他的这位侄子正是推翻他政权的领导者。

以上这些暴行都还可以勉强称为维护权力的需要,但他的欲望在吞噬了权力之后,更加像一个填不满的黑洞,控制着他的身心去攫取更多。

一个充满欲望男人在拥有权力之后,女人和金钱必将牢牢被他握在手中。马埃尔拥有3个配偶和难以数计的情人。控制欲使他处死了一个情人的所有前男友,甚至懒得去安排罪名。

对女人就已经如此,在金钱方面,更是不遑多让。他在处死国家中央银行的行长后,将整个国家的外汇都收入自己的囊中。为马埃尔工作的政府人员,工资只是奢望,收入只能靠马埃尔心情决定的赏赐。

就算如此,马埃尔仍是不够满足,于是他命令军队绑架外国人索取赎金,这其中甚至包括苏联人,苏联在他执政初期对他极为友善,但他给出的回报的是“更低价格的赎金”。中国古代的那些暴君,诸如胡亥、孙皓之流,最多也只能将暴虐进行至此了,但马埃尔给出了的更多施行方法。

既然物质上已经只能进行到如此地步,那就在精神上更进一步。马埃尔的目光,放到了宗教上。在赤道几内亚,教会中的真神不是上帝,而是马埃尔,他自称为“赤道几内亚的唯一奇迹”,并强迫宗教进行宣传,在最后,他丧心病狂地关闭所有学校,企图让国人接受不了教育,从而信奉他为唯一的真神。

赤道几内亚仅有30万人,在马埃尔统治期间,却有6万左右的人被杀,剩下的人中有半数逃离出国。经济、教育、医疗在赤道几内亚都是不存在的名词,一切都收归国有,实际上却都是只有马埃尔一人拥有。

这个弹丸之地原本就只能依靠出口可可和咖啡勉强支撑起正常运转,但马埃尔统治之下,所有的种植园工人过着与奴隶无二的生活,越来越多的人逃离,导致种植园大片的荒废,没有足够收入的国家基本瘫痪,靠着军队的高压控制秩序,国内民不聊生,满目疮痍。

普通人迫于军队的管控难以反抗,但军队内部也由于国家的瘫痪难以维持,从而对马埃尔滋生起不满的情绪。几个军官在讨要军饷时被马埃尔斩杀,成了军队推翻马埃尔统治的导火索。被马埃尔亲手任命的军队司令,也是马埃尔的侄子奥比昂借此为由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他的政权。

1979年9月,赤道几内亚举行了针对马西埃·恩圭马的审判,指控其任内犯有大屠杀的罪行(造成5万人死亡,15万人沦为难民),他个人受到8万项谋杀指控,其中认定确实了500项。

由于国内缺乏完善和可靠的法律制度体系,因此邀请国际法学家委员会出庭以验证审判的公正性和正确性,最后的定罪量刑,法庭援引西班牙军事法律为标准进行判决。马西埃·恩圭马拒绝所有的指控,把所有的丑事都推到了集国家军、警、宪、特大权于一身的奥比昂·恩圭马身上,不过最终马西埃·恩圭马和几个忠心的高级官员被判死刑,结束了长达十一年的残暴统治。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居然没有人愿意对马埃尔行刑,赤道几内亚人在马埃尔长期的洗脑下,相信马埃尔控制巫术,杀了他会惹祸上身。最终请来了摩洛哥皇家卫队的士兵杀死了马西埃。直到现在,相当一部分的赤道几内亚人还相信,马埃尔的阴魂在赤道几内亚游荡,注视着这片他曾经统治的大地。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