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体育-揭秘澳超联赛-搜狐体育

来自澳大利亚的西悉尼流浪者队先后淘汰2013年亚冠联赛的冠亚军广州恒大和首尔FC,历史性的进入亚冠决赛,相比于恒大动辄几亿的投入而言,西悉尼流浪者乃至大部分澳超球队的投入都不过几千万人民币,澳超球员的收入也不过几十万人民币,对于这样的一个联赛而言,能够击败巨无霸广州恒大和韩国豪门首尔FC,无疑是一个奇迹……

对于熟悉NBA的球迷而言,工资帽都不是一个陌生的名词,但是在足球圈里工资帽却并不是一个常见的词汇。澳超联赛就从NBA引进了工资帽的概念,以此来限制球员的收入,平衡俱乐部的财政。澳超联赛的工资帽大概在250万澳元作用,工资的投入大概占俱乐部总投入的三分之一左右。每一家俱乐部允许有一名球员的工资在工资帽之外,也就是说这个人的工资不计算在工资帽内,并且没有封顶,通常这名特权球员一定是顶级球员,比如此前在澳超效力的罗比·福勒、德尔·皮埃罗这样的世界级球星。

如今中超球员收入最低的一年也有几十万,这还不算赢球奖金等收入,这样的收入澳超球员会艳羡不已,澳超联赛的主力一年也不过十几万澳元,澳超球队几乎没有赢球奖金,刚进入一线队的球员,一年平均收入也就是6万澳元,折合人民币不到30万元。这也是为什么大批澳大利亚球员热衷于到中国淘金的重要原因。

欠薪是中超联赛面临的一个棘手问题,但是这一问题在澳超得到很好的解决,球员欠薪的情形基本不可能出现。足协的分红可以满足俱乐部的工资需求,与此同时澳超联赛采取的是一种类似于连锁经营的模式,俱乐部是以加盟商的身份加入联盟,加盟联赛的球队要交500澳元抵押金在足协,一旦出现欠薪等问题,足协将会从抵押金当中扣除相关费用,从而最大程度保证球员的利益不受损害。

中超球队的投入近些年水涨船高,一亿元人民币只是保级水平,像恒大这样的球队投入每年达到几亿元,巨额投入的同时,中超球队营收却几乎为零。澳超球队的投入看起来更像是小本经营,亚冠曾经跟多支球队交手的中央海岸水手,一年的投入也就是700万澳元,布里斯班这样的大俱乐部投入也就是1200万澳元,折合成人民币不过7000多万人民币,这在中超保级都还不够。

中超的准入制度当中,其中重要一条是要拥有自己的基地和梯队,但是澳超却没有这方面的负担,所有的澳超球队都没有自己的基地,青训也基本上是零,大部分球队都是租用大学或者体育场的外场进行训练。澳洲球队都实行走训,只要保证有固定训练地点就足够了,澳超球队的后备力量大多来自于地区联赛或者一些小的青训俱乐部,他们签约球员会给培训机构适当的经济补偿。

所有澳超球队的名字都是中性名称,俱乐部的投资人或者投资企业无法直接从俱乐部身上获益,当然他们也不需要对俱乐部进行太大手笔的投入,因为整个联盟的造血机制都很完善,仅仅依靠俱乐部自身的营收就可以保证正常运行,个别投入大的俱乐部投资人也不需要追加太多投入。澳洲足协有关人士透露,绝大部分澳超球队都可以做到收支平衡,部分俱乐部还可以实现盈利,这样的良性循环在中超联赛历史上从未出现过……【详细】

小成本缘何带来大成就,澳洲足球究竟有怎样的奥秘?在澳大利亚著名教练大卫·米切尔的协助下,澳洲足协一位高层专门解答了来自搜狐体育的12个问题。

搜狐体育:澳大利亚超级联赛的球队都没有自己的梯队,那么青训是如何实现的,怎样能够保证人才的持续涌现?

兰克:澳大利亚拥有很强大的不同种族民族的社区,像意大利,希腊,前南斯拉夫,荷兰,英国包括华裔及亚洲社区,这些社区对足球的热爱推动了澳洲足球的发展。维杜卡、波斯尼奇、伊万?泽利奇等球员都是来自前南社区,像科威尔,尼尔?卢卡斯,大卫?米切尔是来自英国社区,斯坦?拉扎迪斯、查理?杨克斯、吉米?帕提卡斯是来自希腊社区,马克?博斯阿诺、弗兰克?法里纳、文斯?格雷拉、约翰?阿洛伊西是来自意大利社区。足球在澳大利亚以前是一种小众的运动,只是在有欧洲背景的家庭比较受欢迎,很长时间以来足球一直没有得到政府和媒体过多的关注,很多家长愿意为孩子花钱去请教练,练习网球,橄榄球,游泳等运动。但是现在足球受关注的情况比以前有了很大提高,也是澳大利亚最普及的一项运动,通过各个族群社区的影响踢足球的人越来越多。还有毕竟足球是世界运动,而且是一项参与性极强的运动,踢球的人多了,人才也就自然的涌现出来了。在澳大利亚足球比赛有很多孩子从5岁左右就开始参加社区俱乐部的比赛,比赛比较多也为人才的涌现提供了良好的土壤。

搜狐体育:澳超联赛的参赛球队有没有属于自己的基地,这是否是联赛准入的一个指标?

兰克:澳超的球队都没有自己的训练基地,大多数球队都在租用大学或者是当地学校的场地。有没有训练基地并不是澳超联赛的一个准入条件。如果把这些东西当成联赛的准入条件,那俱乐部的压力就太大了,为什么要去增加俱乐部的负担呢?

搜狐体育:澳超联赛实行工资帽制度,这限制了球员的收入,是否会影响球员的积极性?有大量球员因为收入的问题而到中国淘金,您怎么看这个情况?

兰克:工资帽看起来在整个足球世界是有点奇怪,但是足球在澳大利亚毕竟是一项小众运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联赛的时间是在9月到4月期间进行,在这个时间是橄榄球联赛的间歇期,我们要用这段时间来增补主流联赛的空档期,还有在这个时间我们可以用好的体育场,可以吸引观众。而且可以减小俱乐部的财政压力,让俱乐部可以健康的发展。足球是职业体育追求高薪无可厚非。就是因为球员是职业球员,他们要追求更好的职业发展即使是想赚大钱也要有好的表现才会被国外的俱乐部认可,所以,无论是训练还是比赛必定要全力以赴。不会影响到球员的积极性,反倒是激励球员有更好的表现

搜狐体育:澳洲联赛球队的资金投入情况怎么样?俱乐部运行一年的费用大概是多少?

兰克:运营一支澳超球队大概一年需要700万——1千2百万澳币。除去澳大利亚足协每年支付的联赛分成以外,俱乐部还有广告,球票,俱乐部产品收入,还有赞助商。澳超联赛的投入每年都在增长,因为球迷越来越多,更多的人意识到足球是一项世界性运动,你的投资不仅仅是只在某一领域产生影响,通过足球可以结交很多意想不到的人,同时通过体育带来的商业价值也在很多俱乐部中有很明显的体现,当然要经营得当。大多数的澳超俱乐部都能做到收支平衡,当然也有几家盈利的俱乐部。

搜狐体育:相对而言,中国、日本、韩国的联赛投入都很大,澳大利亚相对而言少一些,这是否会影响澳超联赛在亚冠当中的竞争力?

兰克:这是当然,你的投入大就会请到更好的球员和教练,竞争力自然会提高。然而,澳大利亚的球员都有很强的荣誉感和胜者心态,球员想去欧洲或更好的联赛发展或是被国家队选中,比赛中会有很多球探,如果有好的比赛就可以被球探推荐给更好的俱乐部。就像大卫?米切尔他就是费耶诺德的球探,很多在荷兰和英国踢球的澳洲球员都是得到他的推荐或是俱乐部咨询完他的意见后做出的决定。

搜狐体育:澳超的工资帽制度是如何制定和实施的,这样的制度在足球当中并不多年,澳足协为什么会采取这样的制度?

兰克:制定这样的一种工资模式,一定有资金投入方面的考虑。还有考虑到联赛的健康发展,俱乐部的财政状况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不能让俱乐部过分高的去承担风险,俱乐部如果出现财务问题,联赛就很难健康的发展下去,俱乐部破产了那么联赛也就不复存在。当然,足协的会计师会到每家俱乐部审核俱乐部的财务情况,如若出现任何问题会被处以高额罚款甚至被踢出联赛。

搜狐体育:工资帽之外允许存在一个特例球员,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德尔·皮埃罗、罗纳尔迪尼奥这样的球员加盟澳超,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兰克:在澳超我们叫Marque Player这名球员必须是在澳大利亚被众所周知的球员,在世界上有一定影响的球员,举一个例子,当年珀斯光荣签下了前利物浦球星罗比?福勒,观众人数从每场9000人增加到每场平均15000人。而这名球员不仅仅是带动了票房,更是对球队在世界范围内的一种宣传……【详细】

大卫·米切尔是澳大利亚第一名效力于欧洲五大联赛的球员,曾先后效力于法兰克福、费耶诺德、切尔西、格拉斯哥流浪者等豪门球队,退役后他成为澳洲著名教练,1999年他获得了澳大利亚年度最佳教练称号。澳超联赛组建后,他参与了正规联赛的规划制定,他对亚洲足球有深入的了解,澳超球队西悉尼流浪者队击败广州恒大晋级亚冠四强之后,他接受了搜狐体育的专访,他认为中超联赛处于一种亚健康状态,仅仅依靠金钱的力量是无法提高中国足球的整体水平。

搜狐体育:据我所知,澳超球队都没有属于自己的青训梯队,那澳超联赛的球队是如何实现人才交替的呢?

米切尔:的确,澳超球队没有自己的青训,但是澳洲每个州的足协都有下属的联赛,州联赛是有梯队的,他们好的队员会被选到澳超联赛。我们从前还有ASI的一个系统,在堪培拉,教练会全国选拔好的苗子集中培训两年,这两年青年球员的上学,生活,训练费用都由足协承担。

搜狐体育:中超球员的收入都很高,可以达到一百万甚至几百万人民币之多,你觉得这种高工资能够有效的刺激中国足球的发展吗?

米切尔:我觉得钱不是决定性的因素,中国有一个问题,你们请很多大牌教练,比如里皮,他只是考虑成绩,不会考虑俱乐部的发展。大牌教练不一定适合中国的发展,一个教练应该不止教球员怎么赢球,应该告诉球员什么是足球文化,该吃什么,怎么训练,该怎么生活,远离什么样的女人……这样才能真正提高足球,只是赢球拿钱这是不长远的。

米切尔:澳超想拿高收入很难,联盟有工资帽,可能一个球队收入高的能拿到40万美金,如果他拿的多,别的人就少了,球队要掌握一种平衡,不能破坏工资结构。全队只有一个是可以在工资帽之外的,比如罗比·福勒,但是他的收入也只有60万美金。

搜狐体育:中超联赛曾经出现过严重的假球,赌球,黑哨等问题,澳超是否有同样的困扰,你们有什么样的手段可以预防?

米切尔:每个国家都会有这种贪腐情况,澳大利亚一个官员贪污了一万澳币,他被判了5年。澳大利亚的球队,只有主教练有选择球员的权力,其他人都不能干涉球队,所以就不存在操纵比赛的问题。裁判如果出问题我们控制不了,这是足协的问题。澳洲球员从小接受的道德培养是很重要的,球员要的是足球,而不是说故意输一场球就可以拿几万美金,在中国总是想不断赚钱,对足球本身却忽略了。

米切尔:中国有个问题,如果某个位置的球员不行,中国的办法是买人,这就陷入一种恶性循环。我觉得教练的最重要的是有一个整体建设规划,但是中国的球队6个月换一个教练,谁去也没用,这种行为太短视。

搜狐体育:澳超联赛也引进了很多大牌球员,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是希望他们带动联赛的水平,还是说扩大联赛的影响力?

米切尔:我觉得主要还是市场和商业的问题,如果单说一个澳大利亚球员,可能大家不会关注,但是罗比·福勒,很多人都知道,他是世界级的球员。每个球队有一个这样的球员,对球市,对赞助商都会有比较大的吸引力……【详细】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