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便携“自杀胶囊”合法化无痛解脱只需30秒

瑞士刚刚将一种新的协助自杀方式合法化。据瑞士媒体报道,该国的医学审查委员会已经批准通过一个名叫“Sarco”的自杀胶囊,这是一种3D打印的便携式胶囊舱,允许接受安乐死的患者提前将其运送至自己想去的安静场所,在那里进舱并按动开关,完成自杀,整个过程只需30秒。对于饱受病痛折磨、寻求解脱的人们而言,这会是一种更好的选择吗?

在瑞士,协助自杀通常经医生开立证明后进行,并通过服用处方药物的方式完成。据报道,在2020年,瑞士约有1300人死于协助自杀,几乎所有人都是通过摄入液态戊巴比妥钠而死亡的。戊巴比妥钠会使患者在死亡前陷入深度昏迷。

不过,由“解脱国际”(Exit International)——一个支持和推动安乐死合法化的国际非营利组织——最新研发的Sarco自杀胶囊则提供了一种截然不同的方法。“我们希望在这个过程中去除任何形式的精神病学审查,让个体自己来控制。我们的目标是开发一个人工智能筛选系统,来确定使用者的心理能力。”“解脱国际”的创始人、Sarco发明者菲利普·尼特舍克(Philip Nitschke)告诉瑞士新闻网站Swiss Info。

尼特舍克介绍称,Sarco是一款3D打印的自杀胶囊舱,有着宽大的窗户,可从内部激活。并且它可以提供给使用者多种选择,让他们决定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想要在哪里。“这台机器可以被拖到任何地方。无论是一个田园诗般的户外自然环境中,还是在一个协助自杀组织的场地上。”

而想要获得自杀胶囊的使用资格,自杀者首先需要回答一项在线调查,以证明他们是否确实是自愿做出了这一决定。一旦通过,他们将被告知胶囊舱所处位置,并得到一个进入胶囊的密码。

进入胶囊,使用者在座椅上躺下,再回答一系列预先录制的问题,然后按下一个按钮,自杀便开始了。胶囊内部将被注入氮气,使其中的氧气水平从原先的21%迅速降低至1%。“这个过程非常舒服。”尼特舍克说。他表示,自杀者可能会感到眩晕,也可能感到欣快,而整个过程大约只需30秒。“在先后出现缺氧和低碳酸血症后,他就会安然死去。没有恐慌,没有窒息。”

据了解,Sarco自杀胶囊获批后,预计将于2022年投入使用。“解脱国际”为这款需要3D打印的机器制造了3款原型机,但由于其中一款“外形欠佳”,预计不会投入使用。目前,“解脱国际”尚未宣布使用Sarco的费用。

一个需要厘清的概念是协助自杀和安乐死的区别。英国布里斯托大学医学伦理和法律教授理查德·赫克斯特布尔(Richard Huxtable)指出,两者的区别“主要在于谁实施了最后的致命行为”。安乐死(euthanasia)指的是为结束某人生命而采取的积极措施,“最后的行为”是由要求死亡者以外的人,比如医生来完成。如果一个人主动要求这样做,就属于“自愿安乐死”。

协助自杀(assisted suicide)则是指在一个人的要求下帮助他,使他结束自己的生命——也就是说,“最后的行为”是由该名自杀者自己承担的。在另一个概念“协助死亡”(assisted dying)中,就既包含了自愿的安乐死,也包含了协助自杀。

目前,全球已经有多地允许协助自杀或安乐死,尽管各地的具体规定不同。但几乎所有地区都对自杀者提出了限制条件,要求必须是患有无法治愈或无法补救的绝症,并因此饱受疼痛折磨的人。

其中,作为世界上第一个给安乐死立法的国家,荷兰早在2001年11月便通过了安乐死法令,并于2002年4月正式生效。在荷兰,任何12岁及以上、有着“无法忍受的痛苦,且没有改善前景”的人都可以要求安乐死或协助自杀,不过,16岁以下的青少年需要父母的同意。在进行安乐死或协助自杀之前,患者需要通过一系列检查和平衡,至少两个彼此独立的医生要相互咨询,以确认患者是否符合必要的要求。

比利时、卢森堡、加拿大和哥伦比亚也允许安乐死和协助自杀,尽管存在差异——例如,在哥伦比亚,只有一些疾病的晚期患者可以申请安乐死或协助自杀,而在比利时,对儿童也没有最低年龄限制——前提是他们必须患有晚期疾病。

而瑞士,与以上国家都不同的是,它允许协助自杀或安乐死,并不是因为通过了一部相关法律,而是因为法律本就不禁止这些行为,除非协助者的行为被认定是出于“自私动机”。此外,瑞士也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唯一允许外籍公民在此实施安乐死或协助自杀的国家。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