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政界人士和专家遭威胁个案越来越多

民主六六党D66 的领导人卡格 Sigrid Kaag 昨天通过推特 Twitter 分享了一些发送给她的圣诞祝福, “如您所见,我们知道您住在哪里,”一位匿名发件人这样写道。

病毒学家库普曼斯(Marion Koopmans)也在推特上发布了她收到的一封圣诞节电子邮件中的文字,其中她被称为“用贪污的金钱装填着口袋的大骗子(volksverlakker)”。

卡格收到的一张圣诞卡片还包含这样的文字:“也请尊重民主democratie的大写的D,你显然已经忘记了。”

由署名“D.P.”者发送给病毒学家库普曼斯的电子邮件在语气上就没有那么客气:“你这个还敢在电视上展示你肮脏的新冠病毒的混蛋,你这个来自(德国)达豪集中营的肮脏的怪物,你口袋里装满了贪污得来的数十万黑金。”

接着,文字继续提到对罪案调查记者德弗里斯的袭击,文字这样写道:“他们在停车场入口前开的一枪打错了。”然后是用恶毒的语言将库普曼斯称为是纳粹分子、男妓的药物。

当库普曼斯向卡格和检察部等机构表达时,她问道:“明年我们还会真的要处理这些事情吗?实际上,我已经受够了。”

卡格说:“圣诞节是表达美好愿望的时候。”她向这些匿名的作家提出要求:“所以,把你的圣诞卡寄给孤独的人而不是我,给他们一个甜蜜的愿望,然后,帮助别人,你在今年的最后几周,也会更加乐观。”

不过,库普曼斯称。这并没有真正给她得来困扰,她注意到收到这些类型的消息对许多人来说已经变得越来越“普遍”。

她不知道解决方案是什么,但她说她得到了鹿特丹伊拉斯谟大学和大学协会的支持。据她说,不清楚会发生些什么,以及是什么人这样做。 “我也不知道,但我想发出信号,必须开始讨论:这一切的界限在哪里?”

库普曼斯有时会考虑停止使用 Twitter, “但我的工作并没有停止。”

根据报道,去年针对政客的威胁数量急剧增加。2020 年,有600多宗报告。增加的原因,据称是社会中日益严重的分化和疫情造成的紧张。

检察部得出的结论是,其中274 起案件中存在威胁,可以用刑事犯罪的罪名起诉。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